欢迎访问中国领先的企业技术服务平台贤集网

当前位置:首页行业资讯游戏 — 正文

赚钱游戏,全球最赚钱的十大游戏

中国游戏王者荣耀是全球手游界最赚钱的游戏,仅6月份营收就可能达到1.5亿美元。


王者荣耀的注册玩家人数已经超过2亿,每日在线玩家超过5千万。人民日报称,在这些玩家中超过50%都是青少年。

赚钱游戏,全球最赚钱的十大游戏

来源:电脑报

注: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,侵权即删!

最新回答

“陪陪”月入过万、平台靠抽佣赚钱,游戏陪玩是一门好生意吗?

“小姐姐要渡劫吗?”


“现在什么段位?”


“微信大区还是手Q大区?”



晚上七点,94年男生孙博洋(化名)在“比心陪练”平台收到一个预约消息后,正在向对方了解需求。对方是一位刚注册不久的新玩家,想找他在七点半玩一局《王者荣耀》,奈何对方仅是荣耀铂金段位,而孙博洋号已经达到至尊星耀,他只好再去寻找下一个“老板”了。


孙博洋进入游戏陪玩行业两年,现在这已经是他的全职工作。


伴随电竞游戏市场扩张,游戏陪玩的热度也逐渐高涨,成为巨头们新的掘金场。


最近小米推出了一款语音陪玩社区App“啾咪星球”,内含《绝地求生》《英雄联盟》《王者荣耀》《CSGO》等热门游戏陪玩专区,让外界更加关注这一新兴业务。


在此之前,虎牙也已推出游戏陪玩产品“小鹿陪玩”;而在今年一季度业绩会上,斗鱼管理层也曾提到,游戏陪玩作为新业务增长较快。


王思聪背后的“比心陪练”平台似乎热度更高——今年4月“王校长”亲自上场打广告,#王思聪陪练游戏每小时666元#也随之登上微博热搜榜。


随着资本不断入局,游戏陪玩行业正在崛起。但在热闹背后,打擦边球行为等乱象也如影随形。游戏陪玩到底是不是一门好生意?


“陪陪”月入过万


游戏陪玩的原型,可以追溯到网络游戏时代最初的游戏代练,即通过向玩家提供服务来收取费用。


“陪陪”是游戏陪玩对自己的称呼,他们通常提供陪伴打游戏的服务,偶尔也有人提供哄睡、唱歌、念诗甚至虚拟恋人服务,下单的用户被称为“老板”,双方存在明确雇佣关系。


90后女生王诗音(化名)全职做游戏陪玩已有两年,大多数时间她都会在“比心陪练”和“小鹿陪玩”上玩《英雄联盟》。


“在建立初期,平台经常会给新人补贴或者推荐位,我刚入驻时的月收入确实可以达到上万元,但后来平台对新玩家没有扶持,再加上我随性接单,收入就下降了,现在每个月收入有五六千元。”王诗音说道。


据她透露,这是一个自由度很高的职业,接单时间和时长完全视心情而定。王诗音每天工作约6小时,在“比心陪练”上,她的陪玩价格是50币/局,实际到手40币,一局半个小时可以挣30多元。


刚开始做这份工作时,王诗音遭到母亲的强烈反对。在传统观念里,陪玩工作时间黑白颠倒,对身体损害较大。“后来妈妈觉得不用出去上班东奔西走,也就慢慢同意了。”她说,作为一名北京本地人,没有房租、餐饮等额外支出,目前的收入完全够花销,她对自己的生活也很满足。


“我入驻平台时没有什么条件或门槛,因为我打游戏还不错就一时兴起加入了这个行业,除了填写基本资料外,还上传了一段打游戏的视频就可以接单了。”王诗音说道。


不过在这个行业,除了王诗音这样的“佛系”玩家,也有陪玩者崇尚“多劳多得”。


孙博洋的月收入目前就在万元左右,他在“比心陪练”上的价格是20-25币/局,偶尔价格会打折到2币/局,但他的工作时间较长,从每天下午3点到次日8点几乎从不间断。


2


“陪玩”的本质是社交


目前,国内的游戏陪玩主要分为有偿和无偿两种。


伴随国内游戏市场日益成熟,“有偿陪玩”也成为一种全新的游戏服务形式。据「创业最前线」了解,游戏陪玩平台均采用C2C模式,收益主要来自于向用户及陪玩抽取的服务费,包括陪玩在平台获取的订单收益、红包收益和礼物打赏等。


其中,“比心陪练”会在订单、红包和礼物方面分别抽佣10%;“点点约玩”在订单、红包和礼物方面抽成比例分别为20%、10%和30%。


不过,也有部分陪玩平台不抽成,变现模式主要是向画像清晰的用户和玩家精准地售卖广告,但这种收入与抽取的服务费相比占比不大。


除此之外,陪玩业务带来的流量也为平台后续的商业变现提供了基础。


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市面上的陪玩平台数量已超过100款,但行业格局并不稳定,新涌入赛道的玩家正在持续增长。


而游戏陪玩市场的火爆,也得益于国内游戏用户的迅猛增加。《2019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显示,2019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到6.4亿人,较2018年增长2.5%。


艾媒咨询数据也显示,未来电竞游戏市场的10%-20%会转化到陪玩产业,预计2020年中国电竞游戏市场规模为1353亿元,陪玩未来市场规模或超百亿。


那么究竟哪些玩家会找游戏陪玩?


一位业内人士告诉「创业最前线」,陪玩服务可以满足两种不同类型玩家的需求:一种重视游戏体验,身为菜鸟却很想赢,而在竞技类游戏内,有钱就可以请大神来带自己“躺赢”;还有大部分用户是出于情感需求,希望通过平台进行社交互动,靠花钱找人陪伴。


3


暗藏的灰色地带


鉴于一些玩家在玩游戏之余还需要“情感体验”,因此现阶段的陪玩行业难免暗藏着一些“灰色地带”。


“我也曾遇到过个别‘老板’在打游戏过程中开黄腔。还有人和我熟悉之后,算钱时斤斤计较,让我不断给他优惠、调整价格。更有人恶意逃单,明明打游戏时玩得很开心,聊天时也不错,结果时间一到就把我举报退款了。”王诗音有点愤怒地说道。


孙博洋表示,他也遭遇过恶意逃单。在他刚做游戏陪玩的前三个月,就遇到了五个逃单的老板。虽然刚开始价格便宜,2-5币一单,但这种行为让人不爽,会影响他一天甚至更长时间的心情。


“第一个逃单的老板说想通过微信支付,这样平台不会抽成我可以获得更多,结果游戏一结束就把我拉黑了。此后我就再也不相信这些‘老板’了,一直都坚持在平台接单。”孙博洋表示。


他还透露道,曾有几次遇到有“老板”询问他是否接“特殊单”,而“特殊单”就是在正常游戏之外,提供额外的服务。


即便要求陪玩们提供常规服务,“老板们”也是挑剔的。


「创业最前线」发现,陪玩除了游戏技术要好,还要声音好听、会聊天。例如有些“老板”会明确要求女生有“萝莉音”“少御音”,男生则有“青叔音”“暖男音”“正太音” 等多种分类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在部分平台,女陪玩需要通过表演才艺才能竞争上岗,获得“老板”的肯定后才可以接单。


陪玩不易,而这些灰色地带也给陪玩产业带来阴影。不过,市场规范化的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悬而未决,随着互联网巨头企业进场,有望给陪玩行业带来全新的升级,而陪玩行业唯有加快自我整顿与规范化服务,方能开拓更广阔的消费者市场。

靠打游戏赚钱的普通人

打游戏赚钱,听起来是一桩美事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把它当做是理想职业。


挡刀丸(化名)就是其中之一。他曾在某竞技游戏里排位全区前三,由此想过将兴趣转换为职业。他的目标是成为游戏主播,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只是一介帮厨。直到半年前,挡刀丸为目标跨出了实际的一步。那时他辞去工作,驱车前往异地,他的亲戚介绍了一份月入近万的工作,而且门槛低至会玩游戏就行。他觉得,这是个靠近理想职业的机会。


与挡刀丸想象中不同,那是一家GS(游戏销售)工作室,而不是培养主播的摇篮。面试不过20分钟,他以不善陪聊为由,打了退堂鼓。


“靠打游戏赚钱,至少得有天赋。而我手头没有资源,技术又不行,根本赚不了钱。”


他后来如此开导自己,并认为只有少数人才能靠游戏“取巧”赚钱。但挡刀丸视为不切实际的事情,其实越发成为了一种常态。因为,随着产业升级和环境变化,你我总能见到,职业玩家与明星主播之外,越来越多的普通人靠此营生找到了自己的出路。

但对于普通人来说,靠游戏赚钱,真的是美事一桩吗?这份职业,它真的很理想吗?为了得到答案,葡萄君接触了做游戏打金,做游戏陪玩,以及做游戏代练的人。


传奇私服里的打金者


今年二十七岁的曹启辛(化名),独居,无业,以打游戏度日,极少与外界来往。他如此状态持续了四年,被母亲和亲戚视为没出息的人。


失业之前,他曾在亲戚的介绍下,在一所加油站务工多年,攒下了十来万块钱;回家后,九成五的积蓄,都用来报答父母恩,并表示自己想换条路子。但他的辞职行为,遭家人反对和质疑。曹启辛说,他得不到支持,又觉得“没脸见人”,从此深居简出。


四年时间,曹启辛没主动跟家人要过一分钱,而他维持生计的办法,主要靠的是在传奇私服里打金。曹启辛并不只是会玩《传奇》,但这是他熟悉了十几年的游戏。彼时,其生活窘迫到不敢买可乐、一餐只吃蒸土豆的地步。但他不想外出讨生活,于是要紧关头下,他在最熟悉的游戏里,看到了一条“理想”出路。


曹启辛是个人打金者,每天的游戏时间是8-12小时,游戏内容是“打怪”和PK,并由此获得高价值装备。将打到的装备换成货币后,他将视物价高低,决定兑换成现金的时机。他每年只开张3-6个月,每次赚的都不多,月收入不过一两千元。按照他的说法,游戏中所得到的收入,是其一年的开销保障。


“但我总觉得,我一个二十七岁的人,去打这个游戏赚钱,真的好Low(低级)啊。”


在打金的路上,曹启辛内心颇有负担,而他所谓的低级,除了不合年龄的作为之外,也包括了在自己热爱的游戏中,通过博取他人信任来换取资源的行为,尽管照他的说法,这并非有意为之。


曹启辛表示,打金者在游戏中并不受欢迎,很容易遭人“追杀”。因为这点,他觉得自己的身份在游戏里不太光彩。不过,游戏里有一群朋友并不介意他的打金行为,并将其视为“对游戏有追求的人”。尽管如此,曹启辛没有公开过自己穷困潦倒的现实困境。


他巧立了一个不充钱的“高玩”人设。而在这个“做戏”的过程中,他一边打金赚钱,一边从收入中,拨出一部分用于强化战力;他磨炼技术,积极参与团战,让自己成为争强斗狠的打手,并在家族语音频道里以二当家的身份释放热血;但他又不能将货币轻易卖给同一势力的玩家,只怕被人识破;他还得靠一身“垃圾”装备去挑战RMB玩家,而他必须以弱胜强,才能守住人设。


通过这种刻意的伪装,曹启辛在游戏中得到了好友的资源支持,从而改善了自己的打金环境,提高了收入水平。但这个戴面具的行为,也带来了所谓的后遗症:一方面,要同时兼顾好打金和帮会活动,曹启辛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,这让他感到身心疲惫;另一方面,在好友真诚相待之下,他认为自己愧对信任,不敢与其他人有深入交往。


今年夏天,本该再次开张的曹启辛,没有重新登陆游戏。当游戏中的好友,通过微信多次喊他上线时,他故意保持沉默,希望被人遗忘。他告诉葡萄君,是时候和善意的朋友们保持距离,从而了结这不体面的打金作为。


“为了游戏中的朋友,我必须更加拼命地去战斗,但每次快被打得不成样的时候,我又必须得顶住,不停战斗。”


他说,这样很累。


日赚百元的游戏陪玩


专职打金,月入千元,这等收入放在今日,似乎只够勉强糊口。而一位在二手交易平台上做游戏陪玩的女孩,告诉我,在今天靠打游戏赚个千来块钱,其实很轻松。


女孩正在念大学,今年暑假期间,她在某鱼平台上拍卖起“陪玩”的单子,《王者荣耀》《和平精英》都接,5元钱一把。这份兼职让她既躲避了七八月份的阳光烈焰,又在家中坐收了上千元钱。她最后用这笔所得,买了心仪的衣物。


比起上面这种“野路子”,更多人选择在专业的平台上,做起陪玩的生意。于今年6月份毕业的姜酱酱(化名),便是其中之一。她表示,她从去年年底开始接触陪玩这份工作,目前收入水平是每月3000元左右。


9月初的某个下午,在一个号称“超过1000万人使用”的陪玩App上,姜酱酱接到了葡萄君的订单。尽管这是一个“五子棋”名目的陪玩单子,但我所消费的30元钱,用在了一小时的聊天上。我们全程没有玩游戏。


“我跟你这样讲吧,所有的五子棋其实都是聊天单。这不是我一个人这样,整个XX平台上的(五子棋单)都是聊天的。或者你想听歌,想看电影,也是可以一起的。当然,你要是就想下五子棋,我陪你一起下也是可以的。”


姜酱酱告诉葡萄君,游戏并不是陪玩的唯一媒介;另外,除了游戏技术外,个人的声音魅力和言谈能力,对于做好这份工作来说,也是相当重要。


聊天的话题,基本绕不开对方的工作。说完要领和心得,姜酱酱向我解释了做陪玩的缘由——在本地找不到对口工作、人比较懒、来钱快,以及描述了她工作中的小目标:日入100元以上。


姜酱酱是以全职的状态投入到这份工作的,她在平台上开通了三个陪玩项目,有30元左右的聊天单,也有10元一局的游戏单,而她迄今为止的总订单数量接近700单。


“每天赚一百元挺容易的。按一小时30元来算,一天只要有四个小时的订单就能完成目标。”她表示,如果愿意起早贪黑,那么24小时内所能赚到的,不止这个数字。而每月能有3000元收入,对一个居住在四川南充市的女孩来说,似乎还有些小满足。


不过刚刚接触陪玩没多久的天天(化名),并不把3000元放在眼里。9月7日,22岁的她在某陪玩App上更新了动态,记录了自己做陪玩的第十天。“从业”时长虽然有限,但天天已经有了超过250单的收获,这其中不乏一连好几个小时的大单。而这个成绩,或许有赖于她是同龄女生中少有的“荣耀王者”。


在交流中,天天将做陪玩的缘由归结为“玩游戏”和“有收入”的同时性与便利性。在她看来,游戏水平已经达到了一定高度后,与其“免费”跟人组队玩,倒不如用“收费”的形式,发挥自己的特长。她甚至可以理直气壮地对自己的朋友说,“你们凭什么不花钱跟我玩”。


天天表示,这并不是唯利是图;她只是为人傲娇,处事率性。她说,自己做陪玩比较看心情,当所谓的顾客或老板在平台上筛选对象的同时,她本人也在秉持着一套标准,用来过滤掉令她反感的人——例如没有合作意识的玩家,或是缺乏素质的用户,以及另有所图的人。


“我们虽然是陪玩,但不代表我们没有尊严,没有底线。”


天天强调,陪玩平台上少不了“舔狗”,但她不愿意与之为伍。她说她看不起这样的人,“你在给人做陪玩的同时,别人其实也在陪你玩。”对于她认可和喜欢的顾客,天天经常会反过来打赏对方。


而另一位做了将近一年陪玩的八日月(化名),其月入过万的心得,却是“只要尽量满足老板的心情”。


八日月是一名95后,中专文凭,曾跑过滴滴,也做过餐厅服务员,如今他和对象一起配合着做《王者荣耀》的陪玩工作,一局的收费大约是15元左右。所谓的配合,指的是男方做打手,女方做商务——或者说,男方负责陪玩,女方负责陪聊。


八日月在其追求的价值上,似乎收获不菲。他告诉葡萄君,他在某陪玩平台上,大约有1万5的粉丝量,人气排名位列前三;而他口中照顾其生意的老板,至少有六七百个进入了微信联系人列表。


一方面会哄顾客开心,另一方面加上对粉丝的运营,这让八日月有底气说出:“我感觉每天随便叫粉丝刷一两百块钱,特别简单。”


也许对方在吹牛,但在新偶像时代里,比起电竞明星和网红主播的收入,他所说的那点经济效益,根本就微不足道。而我所在意的是,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游戏陪玩,跟你聊起了有关粉丝经济的话题。


坚决不再干代练的工作室老板


八日月在从事陪玩之前,还曾做过游戏代练,不过他认为后者的收入,比起陪玩要低上许多。而在天猫上经营着一家代练店铺的老温(化名),对此则有着更深刻的体会。


“这个行业代练是最底层的。不管你是技术型还是苦力型,做代练,终究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
老温入行已有十年时间了。他从代练生意链条的最底层做起,如今成为了类似一个中间商的存在,将上线收到的代练需求,派发给下线的打手,从中赚取差额。他告诉我,代练这个行业,“竞争力永远只有一个,就是价格。”而他认为,中国最不缺的,就是廉价的代练员。


老温上初中时,首次意识到打游戏能赚钱。那会儿,一个网吧老板以200元钱,从他手里收购了一件《传奇》的稀有装备。他当时觉得不可思议,“我觉得很扯,因为我那时候一天只有五块钱零花钱。结果他真的把钱给我了。我特别高兴,还给我爸买了条烟。”


继此开端后,老温通过打游戏赚来的钱,不断给家里添置新家具。而到了上大学的期间,他与朋友合伙做代练,“每天收入大概在2000块钱。但具体能赚多少,其实是跟着项目走的。”待大学毕了业,也就是2009年起,他创建了一个专做代练的工作室。


但,“代练就是一个苦力,人无法一直干这个东西。”正因为如此,老温觉得自己有点不是东西,所谓挣钱,在他看来就是压榨自己身边人的劳动力。他举了一个例子,说是员工如果每天可以挣到300元钱,那他可能只会发100-150元的薪水。“员工里边也有跟你关系好的,也有你的朋友来帮忙的,你就觉得你自己是在割他们身上的肉,喝他们的血。”


因为工作辛苦和收入不稳定,再加上自己结了婚,老温中间有过两年的停歇。时至2017年左右,他转换了业务模式,从利益链条攀升至中间商的位置,并试着把代练经营成长久稳定的事业。


“现在像我们这些人,都是有奔头的。我们都知道,这个事业还能做好几年。”老温的公司开在了河南南阳。他说,他们公司的员工保底收入是七八千元,好点的可以月入过万,而这些收入数字,放在南阳,会让很多人觉得不错。


而老温觉得自豪的地方,除了让自己和员工致富外,还在于间接改变了别人的价值观。


“有很大一部分的员工和朋友,他们去相亲的时候,别人问他们是做什么的,他们绝对不会说我是一个游戏代练。为什么?是因为如果你说你是一个游戏代练,别人就会看不起你,或者说心里会有看法,至于什么看法,多种多样。”


老温自己在相亲时,就经历过类似的尴尬。而当他告诉别人,自己做代练一个月可以挣七八万,对方转而会回以另眼相看的态度。老温对他的员工说,如果做代练令你感到不好意思了,那便是能力问题,而一个月只能挣3000元的代练,活该被瞧不起——这话说来,过份真实。


靠打游戏赚钱,真的是理想职业吗?


时代不同了。就在今年4月,国家已经将电子竞技员和电子竞技运营师列为了正式职业。当时消息一出,有网友在微博上写下评论,“目测小学生们的理想职业,将不再只是科学家”。这番言论的背后,似乎反映了,曾经偏离“主流价值”的一种兴趣,越发与现实意义接轨。


“玩游戏”很难再被定义成浪费生命的行为,而所谓的“无用论”更有些站不住脚。撇去所谓的天赋,人们多少都能靠打游戏赚得一份收入。葡萄君接触过靠代打游戏成就赚零花的高玩;也见过闲来没事帮人挂机谋利的学生;还有些人,整合了游戏存档和下载资源,在二手交易平台做起买卖。


但对于普通人来说,打游戏赚钱,真的是理想职业吗?至少在那些我所接触的人的眼中,这件事总有它不靠谱的地方。


挡刀丸坚持认为,除了主播和职业选手之外,其他人根本不可能靠打游戏赚大钱。他告诉我,其身边一位曾做过游戏工作室的同乡,两个月赚到3千块钱后,就抽身离开,去做其他营生了。他的判断在于,这点钱没人看得上。


曹启辛似乎没有野心,他靠着“没人看得上”的打金回报,勉强维持了几年的生计。但他说,若不是个人问题,断然不会去做这番“好Low”的事情。


姜酱酱没告诉父母自己在做陪玩,她怕说出去会被“骂死”;天天抱着兴趣,开始了她的又一天兼职,但她同时觉得,做游戏陪玩不会是长久之计,哪一天觉得无聊了,就会停歇;八日月的大号因违规被平台封禁了,于是他在交流中向葡萄君感叹,随着竞争加剧,勾心斗角的人也多了,导致他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。


我向业务趋于稳定的老温问道,他所接触的代练员,都是出于什么原因参与了这份工作。老温表示,他可以很负责任地说,做代练的“兴趣占很大一部分;但另外一部分原因,是他们不善于正常的交际。这是代练员的通病。”而这种通病,似乎让从业者没法得到更多的进步空间。


“一个代练员,你游戏玩的再好,对我们来说是没有用的。我们需要销售型人才,或者说管理型人才,或者说运营型的人才。然而恰恰是这些有能力的人,他宁可选择去卖车,也不会选择来淘宝(代练工作室)当一个客服。”


老温已经是这些人当中较为成功的人了,但他也这样告诉我:“在这个行业里,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,反正我肯定是夹着尾巴做人。”


他说他倒不是在乎社会偏见,只是内心有些惶惶,觉着目前的大环境还没好到让人心安的地步。


越来越多的人已经通过游戏既娱乐了身心,又赚到了钱财,但即便如此,这份“理想职业”,似乎还未完全照进现实。

不懂赚钱的波兰蠢驴,竟然成了欧洲最赚钱的游戏公司

在波兰,有一个号称蠢到不知道赚钱的游戏公司,他们旗下有一个类似Steam的游戏发行平台——GOG。


他们蠢到什么程度呢?GOG平台上架的游戏全是没有加防盗版加密的,也就是说,一个玩家在这里买了游戏之后,转身就可以把这个游戏拷贝出去给任何玩家免费玩……


“一人买游戏,全家免费玩”,这还怎么赚钱?

再说说这个游戏公司旗下的游戏,游戏本体价格实惠之外,内容丰富程度几乎可以当做一个游戏去卖的DLC,也给你免费送。


3A大作卖出了白菜价?真是蠢到家。


玩家常常调侃:不主动花点钱买你游戏,还真怕你倒闭了。


相信大家也都知道说的是哪家公司了,他就是被叫做波兰蠢驴的CD Projekt。


所谓大智若愚,亦或是玩家真的被CD Projekt的诚意所打动,他们不但没亏损,业绩反而非常优秀。


据eurogamer报道,在近日,波兰蠢驴在波兰华沙证券交易所的总市值约合624亿人民币。


而在法国还有一个国人玩家比较熟知的开发商那就是育碧,育碧的总价值为人民币609亿元排第二。


波兰蠢驴险胜,成为了欧洲最赚钱的游戏公司。


其实这个结果是很让人诧异的。


玩家的印象中,育碧在体量上应该是远超于波兰蠢驴,想想育碧旗下有多少游戏,波兰蠢驴又有多少游戏就知道了。


波兰蠢驴旗下的游戏数量,主要的只有《巫师》系列未来的《赛博朋克2077》,两只手就可以数得完。


感觉育碧是被波兰蠢驴一挑五了。


波兰蠢驴原来有这么强大?这其中的缘由应该是跟开发商在近期的市场表现有关,主要是育碧给出了被反超的机会。


育碧近年来推出的大作接连翻车,“育碧就是我大哥”的信仰正在慢慢消失,之前的好口碑都差点崩了。


而波兰蠢驴凭借之前《巫师》系列打造的口碑,与对未来的《赛博朋克2077》期待加成,波兰蠢驴的好感度是一直在线的。


《赛博朋克2077》将是波兰蠢驴极其关键的一作,如果(我是说如果)爆冷翻车,对波兰蠢驴来说将是致命的一击。


捧得越高,摔得越痛,十几年来就做了这几个游戏,玩家对于《赛博朋克2077》的看好与期待,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稍有差错,那就是人仰马翻。


期望《赛博朋克2077》是如想象般出色,同时也希望育碧能在新作《刺客信条:英灵殿》上有所表现,把落后的分数给拉回来。

注: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,侵权即删!

相关新闻

联机游戏,有哪些你觉得不错的联机游戏?

​说到联机游戏,也许很多玩家脑海里会想到小时候玩GameBoy和小伙伴联机时候的场景。虽然随后因为网游的兴起导致联机这一种玩法没落了...

07月29日 16:20

喜欢沙盒游戏?这7款游戏千万别错过嗷!

​沙盒游戏自诞生以来,凭借着其超高的自由度和游戏性,立马俘获了大批粉丝,现在的3A大作基本都采用沙盒玩法。...

07月29日 16:08

赚钱游戏,全球最赚钱的十大游戏

​中国游戏王者荣耀是全球手游界最赚钱的游戏,仅6月份营收就可能达到1.5亿美元。...

07月29日 15:56

双人游戏,​情侣为何互相殴打?

让人欲罢不能的“双人小游戏大赛“又来啦!​ ...

07月29日 15:44

好玩的单机游戏,十款经典好玩的单机手游推荐

​很多玩家都喜欢在游戏里体验运筹帷幄、决胜千里的快感,将自己的谋略发挥的淋漓尽致,去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败!...

07月29日 15:25

最热资讯